文学之家

更多

坐着火车去伊犁
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8-11 14:11
  • 稿源:
  • 阿勒泰新闻网官方微博
    • 坐着火车去伊犁

      阿勒泰地委党校副校长 李晓勤

      伊犁,塞外江南旖旎秀丽韵味独特,是个令人向往的地方。上周,领导命我带队伊犁出差,嘱我一行四人可带车前行。喜欢看世界的我不乐反忧。于我而言,去伊犁多少还是有些心理障碍。

      2003年11月,因论文入选,单位派车从乌市接上我赴伊犁参加自治区党校理论研讨会,一向晕车的我“幸运”遭遇大修路,过沙湾后,桑塔纳一路颠簸,我那不争气的胃似海上被暴风骤雨撕拽的舢板,不得片刻安宁。于是,下车,呕吐,漱口,喘息,抹泪,硬着头皮上车,不一会儿再下车……如此反复,到后来,一个人昏昏沉沉躺在后排座位上,迷糊中只祈祷一件事儿:早一点到达,否则,吾命休矣!至于沿途什么赛里木湖,西天山、果子沟……行前伊犁同学给我描绘的如画美景,我连睁眼瞄一下的力气都没有,看我着实可怜,前排的领导和司机也没了看风景和闲聊的兴致。抵达伊宁市时,我已经是头重脚轻、眼冒金星、四肢无力、“一息尚存”了。好在那会儿年轻,精力旺盛,休息一夜,上足发条,第二天照常开会、发言、交流,并没影响工作。但自此,再没了“伊犁这么美,我要去看看”的念头,而且,不愿出差,特别是需要坐长途汽车的。

      这些年偶有出差或回内地探亲,天上飞的、地上跑的“铁公机”使偏远的阿勒泰交通便利许多,即使乘汽车,随着公路等级的提高,路途时间的缩短,晕车困扰似乎已经成了过去时。但这次去伊犁不同,机场扩建飞机停飞,坐汽车成了唯一的选择。一千多公里路程,又赶上高温天气,“历史”如果“重演”咋办?现在的身体可不比十多年前,会耽误工作的?能不能不去?…… “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”,我安慰自己,前往伊犁的道路早就今非昔比,宽敞平坦,让人头晕的那些大弯小拐,咬咬牙应该可以克服!但是往事历历在目……。纠结中,领导微信发来一利好消息,阿勒泰往返伊犁的火车通车刚刚开通,12个小时多一点即可抵达目的地,我们几人一碰头,愉快地选择了火车出行。

      在新建不久的阿勒泰火车站,我们看到不仅发往乌鲁木齐的列车增加了班次,而且发往南疆喀什、阿克苏的列车也已通车,自治区、地区“十三五”蓝图上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正以超出我们预想的速度逐一变成现实。上了去伊犁的火车,心花怒放。火车是旅游专列,上下两层,只设硬卧软卧,硬卧也只分了上下铺,如同普通列车的软卧。车外烈日炎炎,车内凉风习习,崭新的被褥,定制的窗纱每一幅都有“坐着火车看新疆”几个字,可坐可卧可立可行,渴了有开水,饿了有餐车,手机可以充电……,我们每人都只背一个简单的旅行包。有感于出行的便捷舒适,几位同事“书生意气”,现场 “座谈研讨”,三句话不离本行:“国家发展了,咱们新疆老百姓得实惠”,“火车运行成本不低,阿勒泰人口少,目前坐火车往返伊犁的人还不多,国家是贴钱的,就为方便咱边疆人民”,“丝路北道就在我们脚下延伸,咱阿勒泰如何融入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得好好思考”,“阿勒泰历史上可是被称作‘地处极边,孤悬塞外荒僻之地’,现在火车的开通把全疆连起来了,畅通了咱阿勒泰的进口、出口,能促进阿勒泰发展,尤其是带动三产”,……

      我被他们热烈的讨论感染着,心里不由想到30多年前的那个梦想。那年母亲送我到内地读高中,到乌鲁木齐通常要坐三天汽车。不出意外,我总能呕个昏天黑地,让母亲揪心不已。火车硬座也要坐三天,吃不好睡不香,但与坐汽车相比已经幸福太多,十多岁的我挤在因母亲善良给别人腾了点位置的狭窄座位上,擦着过山洞时来不及关窗被烟熏得黑乎乎的脸,慨然宣布“我的中国梦”:啥时候咱们那里通了火车,我就再也不坐汽车了。同行的一位泼辣阿姨撇撇嘴,嘲讽道:等你当铁道部部长吧。你当了铁道部部长,走个后门批个文件,咱那里就通火车了。周围的人大笑起来,哄笑声中我极不情愿的意识到,这似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。如今,铁道部已经改制,我奋斗近三十年不过一介普通公务人员,但铁路已修到了家门口,火车上一觉睡醒就到了首府乌鲁木齐,少年时代“我的中国梦”因为国家的繁荣富强终于梦想成真!母亲在逝前好几次乘火车从北屯至乌市回内地,时不时提起那段儿往事,那位阿姨不知是否健在,是否还在阿勒泰,如在,她坐火车时应该会记起当年泼那半大不大姑娘的一盆冷水吧。

      空调吹的有些凉,我拉过洁白的被子捂上……,看着窗外疾驰而过的碧野飞鸟、草色山光,心想,等不忙了,一定要陪着老父亲,带着孩子坐着火车走北疆、访南疆、探东疆,畅游大美新疆。

    责任编辑:曾婷婷

    扫描关注阿勒泰新闻网官方微信

    扫描关注阿勒泰新闻网哈文微信

    扫描关注阿勒泰零距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