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生园地

更多

牵手阳光,一起微笑
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7-10 18:39
  • 稿源:
  • 阿勒泰新闻网官方微博
    • 牵手阳光,一起微笑

      哈巴河县第二小学 四年级3班 欧阳庆娜

      初夏的哈巴河天空澄碧,纤云不染,和暖的阳光笼罩着这座西北边城,格外安宁。

      接到好朋友的电话,我心里无比高兴。刚刚,数十公里外的库勒拜小学的马小红邀请我周末去她家里做客,还说要教我做少数民族的特色点心。

      马小红是我的“小姐妹”。去年7月,县少年宫组织优秀小学生来校参观,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位小伙伴儿。她瘦小纤细,有点弱不禁风,远居山野的生活使她的皮肤黝黑。

      那天阳光灿烂,我摘下遮阳帽,戴到了马小红头上,说:“这顶帽子送给你,要不就晒的更黑了。”马小红摸着头上的遮阳帽,看了看我,高兴地笑了。一会儿,我们就玩到一起了。临分别时,她诚挚地邀请我一定到她家中做客。

      几天后,我们如约去了马小红家。她家住在库勒拜。我们受到马小红一家热情的招待。镶花的桌布铺开,奶疙瘩,油散子,新鲜的酸奶、各色水果摆满了餐桌。我们吃呀、笑呀、做游戏,我们勾着手指约定,过春节时,一定要到我家吃团员饭。

      春节临近,边陲小城洋溢着欢庆的气氛,我和家人提前把马小红接到了家里。爆炒龙虾、大盘鸡、清蒸鱼、可乐鸡翅,餐桌上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令人垂涎欲滴。“长大后你想干什么?”饭桌上,马小红问道。“我想当老师,教书育人,还想当音乐家,弹奏出最动听的弦律,或者当科学家,创造出世界上最快的交通工具,想见好朋友时立刻就能出现在你们面前。”我调皮地说。我们心照不宣的笑了 。

      吃过饭,我拿出一个早已准备好的红包,拉起马小红的手说“这是我妈妈给我们的压岁钱,也是我们的友谊基金,以后不管到了哪里,让我们的友谊都能天长地久!”

      我爸爸是一位边防军人,几年之后就会退伍,他将带着我们回到长沙,相见更是不易。所以我格外珍惜现在相处的时光,珍惜每一份难得的友谊。和马小红是这样,和哈萨克族女孩阿里米拉也是这样。

      哈萨克女孩阿里米拉家住在玉什阿夏,一个地理位置十分偏僻的牧村。去年暑假时,我跟随妈妈一起到这个小村做公益,我一眼就看到了这个小伙伴。

      加拉尕什村周围人烟稀少,村里的居民也是寥寥无几。阿里米拉站在零落的人群中探头探脑的打量,像是田地里刚露出身子的萝卜头。

      她好奇的看着我,我也好奇的看着她。我掏出一本精致的笔记本,走上前拉着阿里米拉的手说:“我叫欧阳庆娜,你叫什么名字?” “我叫阿里米拉,”小姑娘说着生硬的汉语,看着送到手中的笔记本,伸手把辫子上的发卡取了下来:“我最喜欢的兰花发卡,送给你。”

      阳光很温暖,从牵着手的指缝间漏到草地上,散发着甜香,各色鲜花、青绿的小草随风起伏,像是为见证了世间最童真,最纯洁的友谊而律动。

      阿里米拉的身体不好,但家里条件不好,病也总得不到根治。那次见面后,我还去看望了她两次,每次都带上新鲜的水果和家里自制的点心。今年3月,我打电话准备再去探望这位好朋友时,得知她呼吸道系统旧病复发住进了县医院。我立即打开自己的储钱箱,拿出所有的零花钱,央求妈妈带她去医院看她。

      病床前,我把钱塞到阿里米拉的手里,说:“你一定要听话,好好看病,现在天气快暖和了,我们还说好一起放风筝呢!”

      是啊!那是在阿里米拉家后的草地上,我们俩沐浴着阳光,牵着手,微笑着许下的诺言!

      阿里米拉的病情并不严重。住了一段时间院有所好转后便出院了。住院期间,我和妈妈隔三差五往医院跑,有时候放学了也会去陪陪她。阿里米拉说:“我这么快出院,除了谢谢医生叔叔,还多亏了庆娜每天的鼓励。”

      北疆的五月草长莺飞,又是一个周末,我和妈妈再次来到了玉什阿夏。这次同来的还有马小红。我们按照约定,到了草原上一起放风筝。蝴蝶,孔雀,白兔……三只形态各异,栩栩如生的风筝在山间乘风而起,那和煦的阳光中,我们三个手牵着手,笑得格外灿烂!

    责任编辑:曾婷婷

    扫描关注阿勒泰新闻网官方微信

    扫描关注阿勒泰新闻网哈文微信

    扫描关注阿勒泰零距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