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之家

更多

周涛的阿勒泰文化之旅
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7-10 16:47
  • 稿源:阿勒泰日报
  • 阿勒泰新闻网官方微博
    • “我发现,生活在额尔齐斯河边上的人都会染上额尔齐斯河的底色。人在十八岁之前生活在哪里,就会染上那个地方的底色,你的人生底色一旦定下来,你走到哪里都改不了。将来你走遍天下,不管干多大的事情、见多大的世面,你的本质颜色永远不会改变。”接着,周涛老师从河流讲到了人。他希望,布尔津的孩子们要带着额尔齐斯河的底色,带着布尔津的精致,走向更广阔的世界。

      ——康剑

      记得周涛老师曾经多次说过,他先后两次到过阿勒泰,但记忆都不怎么深刻。第一次是在1982年,他和张承志到阿勒泰采风,后来想去喀纳斯,他们到布尔津后想让县里帮忙找两匹马,让他们骑马到喀纳斯湖去采风,但最终没能成行;第二次是2001年,他陪友人去喀纳斯,是坐越野车进去的,那时从布尔津到喀纳斯已经有了简易的砂石路,但那次对喀纳斯的印象也不是很深刻,山谷比较窄,不够开阔。

      于是,我的内心多年以来就萌生出一个梦想——一定要请周涛老师再来看看,让他对现在的阿勒泰有一个全新的认识。我的多次邀请加上好友的极力促成,老师终于下定决心要在2017年的这个盛夏,到阿勒泰来做一次文化之旅。

      6月17日上午11时,位于额尔齐斯河畔的“布尔津金山书院”的阅读大厅内座无虚席,立式的小黑板上用红色粉笔写着“周涛老师与童话边城读者见面会”。说是与童话边城读者的见面会,实际上大部分听众是布尔津县高级中学的学生,当然也有不少成年文学爱好者,周边的哈巴河、吉木乃县也都慕名来了不少读者。

      面对满堂文化层次不一的听众,周涛老师的开场白让人眼睛为之一亮:“布尔津是一座非常精致、美丽的小城,昨天我们从机场下来进入小城,一路上感觉越来越好;小城旁边的额尔齐斯河是一条伟大的河,走遍新疆也没见过比她更纯净的,她的波浪像翡翠一样在河流中翻腾;昨晚,我们枕着额尔齐斯河流水的声音入睡,我在想,一座有河的城市它会是多么有灵性的城市啊!”

      接着,周涛老师从河流讲到了人。“我发现,生活在额尔齐斯河边上的人都会染上额尔齐斯河的底色。人在十八岁之前生活在哪里,就会染上那个地方的底色,你的人生底色一旦定下来,你走到哪里都改不了。将来你走遍天下,不管干多大的事情、见多大的世面,你的本质颜色永远不会改变。”他希望,布尔津的孩子们要带着额尔齐斯河的底色,带着布尔津的精致,走向更广阔的世界。

      谈到对知识的追求,周涛老师说:一个人有求知欲望,说明他对读书对新的知识都有需求,这是人生成功的根本,一个永远不断学习的人他一定会成功。要看一个孩童行不行,主要看他做事专注不专注。他拿一个玩具不停地摆弄好几个小时甚至一上午,说明他很专注,他可以对一件事物静下心来产生兴趣。读书学习求知,人的一生是不断学习进步的一生。

      关于对文学的认识,周涛老师更是有他独到的见解

      文学是什么?文学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讲,是莘莘学子的初恋,但是你不一定会和它结婚,真正和文学结婚的人少而又少,但初恋对一个人来讲却永难忘怀。文学是一种信仰,文学比所有宗教都厉害。自从有人类以来,世界各地最伟大的文学创造、经典,滋润着整个人类的思想精神情操,文学比任何一个宗教都更丰富、更深刻、更广泛,更贴近于人。文学,是一个人的精神、一个人的思想。

      周涛老师接着说:“在我看来,文学像一片大海、像崇山峻岭,历史上留下丰富的文学资源,足以培育人的内心世界。如果说文学艺术有什么价值,它就是人类社会的铁路。这条铁路由两条轨道组成,一条轨道是科学技术,另一条轨道就是文学艺术;一个给人类世界管科技方面的发明创造,一个管人的品格精神、审美趣味,让人们永远不要丧失天性。”

      最后,周涛老师勉励在座的中小学同学,梁启超在1900年写下的《少年中国说》,思想积极、感情饱满、气势昂扬,具有非常强大的震撼力。要让一代代青少年必读并背诵这篇文章,把它当做人生的海上航标。

      不知不觉间,一个半小时过去了,无论是白发苍苍的老者,还是稚气未脱的少年,大家都沉浸在周涛老师充满激情且富有哲理的话语中。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去,没有一个人不在珍惜这千载难逢的聆听大师讲座的机会。在“金山书院”高大的藏书阁下,周涛老师侃侃而谈,他那充满灵性的大脑向在场的听众传达着光芒四射的智慧之光。

      周涛老师随后向我感慨:你们阿勒泰现在可是真有文化了,出了个李娟,现在在全国有名,李娟可是阿尔泰大山里出现的一个精灵;最近还有一个宋雨,我看了她的几首诗,写得非常好,就这样写下去,会很有前途;他最后告诉我,你这个“金山书院”办得好,免费阅读、公益讲座,但一定要考虑怎么把它经营维持下去,我还会来住段时间,算是对你办公益文化的支持。

      下午,我们驱车前往喀纳斯。在这之前,“狐狸书屋”的主人段离大姐多次打电话询问。虽然她和周涛老师之前也有过多次联系,但她就是担心在第一时间见不到周涛。我告诉段离大姐,我们一旦安顿下来,就会立刻赶去书屋。

      等我们翻山越岭赶到喀纳斯,已临近晚饭时间。办好入住手续,周涛老师问我:“我们居住的蓝湖宾馆离‘狐狸书屋’有多远?”

      “直线距离一百米。”

      “走,我们现在就去看段离。”

      只见,段离大姐早已在门前静候,她一身素雅的粗布衣衫,很有一点仙风道骨的样子。近十年未见的老友,能在喀纳斯相见的确格外亲切。段离告诉周涛老师,这几天有很多游客听说周涛要来书屋,都提前购买了老师的诗集和散文集,嘱托她请老师签名后帮着邮寄回去。周涛老师欣慰地说:“能给读者签名是件好事,这说明还有人愿意读你写的书。只要读者有需求,你只管拿来我帮你签,在‘金山书院’我就给孩子们签了不少。”

      最后,段离拿来一本让周涛老师意想不到的褪了色的旧书,那是新疆青少年出版社1992年出版的他的诗集《幻想家病例》,而诗集的封面设计和插图恰恰是段离。这真是上天有意安排的一次重逢,两个人、一本书,相隔整整二十五年。抚摸着还是铅字排版的旧诗集,周涛老师感慨万千,向我们讲述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。

      1982年,他和张承志到阿勒泰采风,那时他们在全国都已经很有知名度了,但阿勒泰却没有几个人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。后来,他们遇见了当时在《阿勒泰报》副刊当编辑的段续。段续当然知道他们是谁,回家激动地告诉家人,这几天我们阿勒泰来了两位大作家。段续是谁呢?正是现在坐在我们面前的段离的父亲。从父亲段续,到女儿段离,周涛老师和阿勒泰的这个知识分子家庭建立了两代人的纯真友谊。

      看见眼前的段离,想起三十多年前的老友段续,周涛老师在那本《幻想家病例》的扉页上提笔写到——

      1982年,我与张承志初次访喀纳斯未遇,全阿勒泰惟有段续先生识我俩;1990年,一伙青年画家办十二人画展,得识郭不、段离夫妇,再晚才知道段离为段续先生之女;1992年出此书,段离为封面插图,奇哉!再二十年后,终遇喀纳斯之‘狐狸书屋’,妙哉!

      周涛即兴

      2017年6月17日

      就在周涛老师写下上面的文字时,段离早已按捺不住自己的复杂情绪,泪洒衣襟。

      6月18日,我们陪同周涛老师去那仁草原,正赶上牧业转场,一群群的牛羊在盘山道上向前奔走,气势恢宏。返回时,我们去了观鱼台的小停车场,这里只能看到喀纳斯湖出水口到一道湾的湖面。我告诉周涛老师,喀纳斯湖全长二十四公里,现在看到的只是它的一小部分。周涛老师伸出大拇指说:“这已经足够漂亮了,这湖里装的分明就是绿色的翡翠,走遍世界如果还有迷倒你的地方,这就是喀纳斯。”

      中午,蓝湖宾馆的工作人员有意安排我们在树荫底下的小平台上就餐。席间,服务员的热情服务感染了周涛老师,问服务员:“你是我们当地的哈萨克吗?”

      “我是维吾尔族。”服务员笑答。

      “你的老家在什么地方?”周涛老师好奇地又问。

      服务员说:“我来自吐鲁番。”

      周涛老师再问:“你是一个人来这里工作的吗?”

      “我和老公一起在这里工作。”服务员的脸上荡漾着幸福,说着便把在一旁烤烤肉的年轻人拽了过来。

      周涛老师高兴地说:“多好的一对年轻人啊!我把你们维吾尔族的两句诗歌送给你们。”接着,便用流利的维吾尔语朗诵了两句。“老师,我们想请您在您的诗集上题写这两句诗可以吗?”服务员请求。 周涛老师愉快地拿起笔,在诗集的扉页上写道——

      “赠麦尔丹和哈力黛:爱情是什么,两个青年的春天。”

      周涛老师反复说,纯真的爱情是属于青年人的。其他的人嘛,不算!

    责任编辑:曾婷婷

    扫描关注阿勒泰新闻网官方微信

    扫描关注阿勒泰新闻网哈文微信

    扫描关注阿勒泰零距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