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之家

更多

额尔齐斯河
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4-14 17:53
  • 稿源:阿勒泰日报
  • 阿勒泰新闻网官方微博
    • 额尔齐斯河,我无情地吞噬你的肉体、吸食你的血汁,你却愿意用甘汁沐浴我每一寸肌肤,让我咀嚼你用生命在这片贫瘠土地上哺育的果实,饱尝你用泪水浇铸的每一份沉甸甸的收获。

      额尔齐斯河,你犹如一位坚强的母亲,赋予我生命和灵魂,可我拿什么奉献给你?

      ——杨梅莹

      额尔齐斯河,一条长年奔腾不息的河流,是阿勒泰人的母亲河。它源于阿尔泰山南坡,至国界全长546千米,水势浩荡,碧波滚滚,宽广的两岸河床次生林生长茂盛,形成植物的海洋,随着季节的变化,宛若一条彩色丝带,绵延在荒漠戈壁,为广袤的戈壁增添了勃勃生机。

      湛蓝的额尔齐斯河是特殊的、古老的、神秘的、传奇的,也是无私的。

      额尔齐斯河是国内唯一流入北冰洋的河流。在中国辽阔的大地上,绝大部分河流都是自西或北向东或南流动;而额尔齐斯河是由阿尔泰山南麓由南向西逆向而流,横贯阿勒泰,在哈巴河以西进入哈萨克斯坦国,注入斋桑泊。

      在额尔齐斯河处处可以听到关于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故事——据说,当年成吉思汗没能实现与周边国家和平相处、世代友好的愿景,与中亚大国花剌子模发生边界纠纷和武装冲突,尤其是蒙古大商队数百人被害事件,在通过和平方式解决无果后,成吉思汗亲率大军向花剌子模问罪。蒙古大军从克鲁伦河畔出发,翻越阿尔泰山至额尔齐斯河,在额尔齐斯河畔休整军队,架桥铁骑飞渡西征,大获全胜。至今,在哈巴河县的白哈巴村仍遗留有成吉思汗大军留下的后裔。

      在额尔齐斯河逆水上游的可可托海神钟山,有一段传奇的爱情故事——蒙古王的儿子洪太吉,爱上了一个名叫萨拉的姑娘,但姑娘却爱上了洪太吉的朋友阿米尔。阿米尔和萨拉私奔到钟山安营扎寨,洪太吉得知后心生仇恨,便在对面山上驻扎等待萨拉出现。一天,萨拉在额尔齐斯河边梳洗美丽的长发,洪太吉便向她射出仇恨之箭,阿米尔悲痛欲绝,与萨拉双双坠入额尔齐斯河,当地牧民为了纪念他们的爱情,把额尔齐斯河称为“爱情河”。

      额尔齐斯河来自阿尔泰雪山,每一滴水珠都是白雪的化身、精灵的乳液,因此,额尔齐斯河又有“银水”之称。

      额尔齐斯河用她的无私之爱,滋养着阿勒泰这一片芳草地。

      额尔齐斯河渔产丰富,有二十多种珍贵的冷水鱼,肉质细腻、瓷实。儿时,常看见河叉处成群结队的鱼儿欢快地游耍,父辈们在浇灌庄稼时有鱼儿不小心窜进地里,他们折一根红柳条将鱼儿串起,挂在铁锹上带回家,不放任何佐料,用额尔齐斯河水加一把盐煮出一锅浓郁的乳白色汤汁,便是一顿美餐。我们从不吃小鱼,每回在河道浅水处下一网必有收获,常常是大的拣回、小的放生。

      中学时,同学的父亲因在河道炸鱼,炸掉了胳膊。我这才知道有人为了吃鱼将炸药和雷管扔进河道,大大小小的鱼翻着白花花的肚皮浮上水面。我对这样的无知举动甚为愤怒,对同学的父亲更是百般憎恶!

      后来,河里的鱼儿愈来愈少,餐桌上不再是额尔齐斯河的野生鱼,而是由人工养鱼替代,它们的肉质和口味根本无法与野生鱼媲美。市场上偶有额尔齐斯河野鱼兜售,可那价格贵得令人咂舌!

      阿勒泰人越来越怀念曾经的额尔齐斯河。

      春天是额尔齐斯河鱼类繁殖期,虽然禁捕,但仍有小贩在街边叫卖,名曰:“开河鱼。”在外就餐,席间上了一盘炒鱼籽,老板介绍,是开河鱼的鱼籽,含有丰富的蛋白质,其营养价值高出鱼肉几十倍。我望着一盘如小米粒般大小的金黄色鱼籽,眼前仿佛有无数条小生命在蠕动,它们张开孱弱的小嘴向我哭诉!它们应该是几十万只的小生命!它们还没来得及与额尔齐斯河融为一体,便被无情地扼杀在母体中,食母肌肉,吞其卵籽。

      我的心为之颤栗,弃之箸筷,拒不食用。

      我想起了丹麦人,他们在钓鱼的时候总要带一把尺子,自觉地把不够尺寸的小鱼放生。孟子曾经说过:“数罟不入洿池,鱼鳖不可胜食。”何况,我们还要剖腹取卵,额尔齐斯河岂不成了一汪死水?

      额尔齐斯河,我无情地吞噬你的肉体、吸食你的血汁,你却愿意用甘汁沐浴我每一寸肌肤,让我咀嚼你用生命在这片贫瘠土地上哺育的果实,饱尝你用泪水抚育的每一份沉甸甸的收获。

      额尔齐斯河,你犹如一位坚强的母亲,赋予我生命和灵魂,可我拿什么奉献给你?

    责任编辑:曾婷婷

    扫描关注阿勒泰新闻网官方微信

    扫描关注阿勒泰新闻网哈文微信

    扫描关注阿勒泰零距离